《亮相》演绎舞台上生旦净末丑 生活中的甲乙丙

生活 2019-01-23 17:06:15

  “二十弱冠、三十而立、四十为惑。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花甲,七十古来稀,八十耄耋;当而立感叹弱冠,当不惑感叹而立...”

  一出《关公开台》,谭派第七代嫡传谭正岩,霸气开场,轻柔的幕布背后是苍劲有力的脚步,和着鼓点,一场大剧开启。

  徽班进京席卷大街小巷,唱、念、做、打、舞融为一体,叙演喜、怒、哀、乐、惊、恐、悲,各个形象鲜明、栩栩如生。百年之后,一个即将解散被卖的剧团天盛门,寥寥几位梨园弟子在叹息“钱难挣,戏难演”。看着班主转身落寞的背影,唱起“丈夫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一桌两椅,天地一方...在浮沉的天地间烧透了滚烫,路在何方?追一声绝唱为光”。豪情为古,壮士断腕,人生百年,嬉笑怒骂,终是曲未终人却已散场。